当前位置:首页>>教学天地>>教学活动

教学活动

在反思中成长

发布于:2018-4-24 16:27:16 点击量:

——担任“我的模式我的课”评委有感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高二语文:张文静

2018年4月14日—15日,全国第八届和谐杯“我的模式我的课”高效教学模式博览会暨‘三级建模’经验交流会”在廊坊四中隆重举行。我和同事们有幸承担了这次赛课的评委工作,抱着一种学习和借鉴的心态,我们在听课时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懈怠,讲得精彩,为之颔首;讲得平淡,为之长叹。

两个半天,完整地听了六堂课,我和同组的两位老师边听、边记、边讨论,着实有了很多的体悟。下面,我就从两个方面来谈谈我的体会,既供自己回顾,也供同仁品鉴。

一、听课收获

听课其实是一种最直接的学习。通过这次评课,我看到了老师们许多共性化的优点,也看到了大家个性化的亮点,这些特点具体表现在:

1、共性方面:准备充分,教学设计合理。

这次的教学课题,是参评教师们来之前就明确了的,事先有充足的时间准备,所以老师们的备课都体现了精细化的特点,教学设计都比较合理、完整,有可能也经过了反复地演练。作为一篇文言文篇目,《师说》的重要性不言而喻,不管是对教材的分析、目标的明确,还是对教学内容的理解与把握,参赛老师们都做到了积极有效的设计。在教学手段的运用方面,图片、视频的运用,幻灯片、导学案的结合,自学精讲、小组合作的展示,课后达标、高考链接的设计……这些普遍成为了教学中的共性环节。这也恰恰契合了大赛创始人王敏勤教授对于“和谐教学法”的明确阐述。

2、个性方面:略施小技,课堂氛围活跃。

按照规定,这次参赛的老师事先与学生没有接触,这就容易带来师生隔膜,影响课堂气氛,影响老师的发挥。有三位老师对于这一点处理得很好:涿鹿北晨学校谷春雨老师的自我介绍别具匠心,他以全球最大的搜索引擎“谷歌”和名句“春雨贵如油”引入,一上来就拉近了师生之间的距离;河南省淮阳中学贾晗老师的课堂导入凸显了就地取材的教学智慧,他把八中的校训“敬业乐群,博习亲师”和柳宗元、程颐有关“从师”的名句并举,既切合课题内容,又巧妙自然;天津市百华实验中学庞晓华老师则在课文的朗读过程中独辟蹊径,她巧妙利用同学们生日所在的月份进行“月令”朗读,增强了整个课堂的兴奋度。

3、特色方面:以读促悟,以古推今,教材解读深入。

在这次赛课中,河南省淮阳中学的贾晗老师获得了特等奖,我个人认为:和其他的参评老师相比,他胜在了“有特色”。这里的“特色”包括他讲课时的自信、处理问题时的灵活、板书设计的直观巧妙,但更令我们记忆犹新的,是他对于教材的深入把握。

讲解中,贾老师突出了“读”这一语文课堂教学的标志性特点。他采用教师范读和学生个性化朗诵两种形式强化“诵读涵咏”,让学生“读出疾呼者的情感,读出朗读者的激情,读出文中人的语气”。学生们也在朗读中掌握了知识,感悟了大意,赏析了当时“尊师重道”的时代风尚。可以说,他真正做到了以读促悟,也凸显了语文教学中的“语文味”。

在质疑解难环节,贾老师提出问题:“士大夫为何不愿从师,士大夫真的不从师吗?请联系实际,讨论在学生中有无类似士大夫的心理,人又应该怎样从师?”以此带领学生完成课文内容理解。接着,贾老师从“今之‘从师’”出发,让学生分组讨论“新时代了,从师的重要意义是什么?”并给出思考角度——个人、团体、民族、国家,引导学生进行古今对照,深刻体会《师说》一文的时代意义。最后,他以习近平总书记的经典语录(“一个人遇到好老师是人生的幸运,一个学校拥有好老师是学校的光荣,一个民族源源不断涌现出一批又一批好老师则是民族的希望。”)进行延伸拓展,真正做到了以古推今,难点突破。

这种教材处理方式,做到了植根文本,深挖开去,既源于教材又新于教材,既准确地把握了教材内容,又科学合理地运用了教材和时代资源,是对教材内容进行的再认识和再创造,是值得我们去学习和借鉴的。从最后的课堂效果来看,学生们能够在掌握教材知识和内容的基础上,开阔语文学习的视野,理解古今“从师”的时代品格,学习空间和成长空间都得到了很大的拓展。 

二、评课反思

在听课过程中,我也看到了好多曾经出现在我身上的课堂教学问题,具体表现在:

1、学习目标的确立与达成不匹配。

一位老师的学习目标中明确要求学生“完成第一自然段的当堂背诵”,可在实际操作中,这一点完全没有涉及;另一位老师的学习目标中要求学生“通过翻译课文,掌握、积累文言实虚词以及词语的特殊用法、特殊文言句式”,可在“课文研读”环节,教师既没对学生自学的内容进行合理评价,也没有归纳强调重点文言词句的现象,而是仅就课文内容展开进行分析,这都是有失偏颇的。我们常说“以学定教”,在确立教学目标时,本身就应该考虑到学情变化的个体差异和教学时长的明确限制,考虑到问题设置的层次区分和梯度化,这样才能做到目标明确、具体、富有针对性和可操作性,才能使教学目标落实明晰且达成度高。

2、教学资源的选择与教学内容严重不符。

教学资源既包括多媒体课件中的视频、音频、动画、图片和文字素材,也包括导学案中的链接和拓展材料,它能打破单纯依靠教科书的课堂讲解弊端,进而准确、有效地拓宽文本的深度和广度。但需要注意的是:教学资源的使用并非随心所欲,必须要根据教学内容来准备,坚决不能选择那些不符合教学规律和教学内容的素材资源。有一位老师在“评价反馈”环节选择了两则这样的材料:(1)高三“学霸”刺死班主任:他打电话通知家长激怒了我;(2)小学教师疯狂向家长索要财物,不满足就疯狂报复学生。然后她要求学生作一篇《新师说》。我对这组材料的选择持不认同态度。这位老师对《师说》学习目标的陈述中有一条是:“培养学生尊师重道的思想,树立学生谦虚好学的风尚”,可她选择的这两则材料,不仅思想引领消极,而且与主旨背道而驰,反而会削弱情感目标的达成,这是极不可取的。

3、课堂的深度生成没有实现。

有人说:“教学,是一门遗憾的艺术。”再严谨的预设构想,也比不上课堂上的自然生成,学生们在答题过程中出现的问题,有时恰恰是考验教师职业功底的法宝。在某老师的课中,我们就发现了这样一个问题:由于课堂容量过大,教师急于完成教学任务,因而忽略了学生的接受效果。从学生个人活动方面看,在学生不能及时回答或答错教师问题时,教师要么马上选择另一个学生回答,忽视了对学生的引导;要么直接给出问题答案,淡化了师生间的启发性对话。这种做法表面上虽然完成了课堂的教学环节,实质上却忽视了课堂生成的不可复制性,既束缚了学生的思维与展示空间,也不利于学生对于文本的深入和有效解读,不利于不同层次学生的共同发展。

4、“小组合作探究”达不到预设效果。

为了突出学生在课堂教学中的主体性地位,几位老师不约而同地选择了“小组合作探究”的环节设计,这本来是比较通用的一个办法,但是,在个别老师的课中,却几乎没有达到预设的效果。究其原因,我以为主要有三个方面:(1)各组成员临时由老师指定,缺乏团体认同感,教师在巡视环节没有对学生进行必要的指导,小组合作流于形式化;(2)教师为了照顾学生情绪,缺乏差异评价,不能充分调动学生的发言和展示积极性;(3)教师设置讨论问题时,有的问题难度过低,所需思维容量较小,学生简单思考即可完成,有的则是识记的知识点,根本没有合作探究的必要,这样盲目地选择合作讨论,其实只是在完成“步骤”,缺乏问题设计和方式选择的有效性,反而造成了课堂资源的浪费。例如,一位老师在讲解文言字词时,特别拿出了“也”进行讨论。在文本中,“也”字属于识记内容,在文中代表停顿、舒缓语气,学生并未接触过这个知识点,因此完全没有合作探究的必要。而且在反复的讨论中,学生反而把该字的释义强化为了副词“也是”,使错误的含义变得记忆深刻,这种简单知识的复杂化,其实恰恰违背了教育的初衷。

5、教学问题的设计缺乏明确的指向性。

教学过程中,教师不仅要将教学问题设置得恰当、有效,更要注意语言表述的精准指向。有时候,学生会在一个问题上纠缠很久,并不意味着一定是学生的思考和表达能力欠缺,有可能是教师问题设计的指向性不足。一位老师在播放《花千骨》视频后曾向学生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:“花千骨为什么要选择白子画当自己的老师?”学生们很容易跳出课文,把思维放在电视剧本身的剧情设计方面,甚至有同学明确指出“因为爱情”,于是参赛老师不得不强制性地中断了这个话题。试想,如果教师提问:“花千骨选择白子画做老师,一定有着她自己的从师标准,那反观一千多年前的唐代,人们的从师标准又是怎样的呢?”这种提问方式,不仅能成功将教师的“放”及时“收” 回,也能直接切入第一段文本中有关从师标准的讲解,既避免了课堂的收放无度,也构成了一个成功的课堂衔接,也许课堂就又是另一番精彩了。

6、教学设计不在“多”而在“精”,教学效果不在“师”而在“生”。

在赛课活动中,我们看到了一堂比较典型的课例:***老师执教的《师说》。***老师仪表端庄,举止从容,态度热情,对文体知识、写作背景、课文翻译、文言知识整理、课文内容分析、论证手法归纳、高考链接检测、课后小结等方面都进行了精心地设计。她的课无疑是完整的,可从实际效果而言,如此大的课堂容量,学生们根本没有思考和记忆的时间,虽然面面俱到,可每个知识点的讲解都不够深入,也缺乏巩固,看似完成了教学内容,可更多的中低层次的学生实际上是一头雾水。其实,教学的设计未必是越多越好,每堂课都有每堂课的目标,具体而精,反而能促进课堂的高效,毕竟课堂教学不是个人表演,学生真正能够学到多少,才是对教师最好的评价。

评课,是一种反思,更是一种成长。参与评委工作就像照镜子,更多的是给了我们反观自照的机会。我想,我们每一名教师都应该把一次次的学习观摩当成一种成长的手段,通过反思,不断优化和改进自己的课堂,不断明确今后课堂努力的方向!